博亚体育app官网下载ios|体育买球平台

保加利亞大使_中國網

位於歐洲巴爾幹半島的保加利亞,是一個盛産玫瑰油的國度,她的玫瑰油産量佔到了全世界的40%,因此,“玫瑰王國”就是她的別稱和美譽。1949年10月4日,保加利亞同中國建交,成為了繼前蘇聯之後,第二個與新中國建交的國家。本期節目,保加利亞駐華大使奧爾基•佩伊奇諾夫先生作客中國訪談,暢談中保60年來的變化與發展。

1978年從莫斯科大學國際關係專業畢業的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在保加利亞外交部亞洲司開始了他的外交生涯。在隨後的20多年裏,他先後被派駐到哥倫比亞、中國、美國等國家,積累了豐富的外交經驗

瑞士,因嚴謹而成熟的金融體系聞名於世,眾多的國際機構、跨國集團都把瑞士的金融服務作為它們的首選;瑞士,還有著天賦壯麗的自然美景,被稱為歐洲的花園,是世界各國遊客嚮往的勝地。

古巴是新中國成立後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拉美國家。在建交後的幾十年中,兩國最高領導人頻繁互訪,雙方在政治上相互支援,在經濟上互利合作,兩國之間的友好合作關係得到深入發展。

他是一位資歷豐富的外交官,曾擔任南韓駐美國使館一秘、駐日使館參贊、駐華公使以及駐紐西蘭大使。1992年,他作為核心的“三人組”參與了中韓建交的全過程。如今,他又成為了南韓駐華大使。

有一個小笑話,説蒙古是第一個承認(新中國)的(國家),但是他們騎馬花了一個星期才送到消息。

這次來,我親眼目睹到了中國的蓬勃發展和取得的偉大成就,人們對國外的態度也變得特別特別熱情。

其實西藏有很多能源,它的旅遊前途也很大,所以中國政府現在做大量的工作,比如説西部開發等政策,我認為是非常正確的。

中國網:各位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中國網,這裡是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今天我們將帶大家走進的國家是位於歐洲巴爾幹半島的保加利亞,這個國度盛産玫瑰油,她的玫瑰油産量佔到了全世界的40%,因此,“玫瑰王國”就是她的別稱和美譽。1949年10月4日,保加利亞同中國建交,成為了第二個與新中國建交的國家。

今年,當我們慶祝祖國60周歲華誕的時候,中保友誼也走過了60年。在大使的眼中,他怎麼樣看待中國走過的60年呢?他對中國又有怎樣的印象呢?今天我們為大家邀請到的嘉賓是保加利亞的駐華大使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先生。大使先生您好,歡迎您到中國訪談做客。

中國網:我看過大使先生的一個簡歷,我知道您是去年4月份到中國上任的。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一年多了,在這一年當中,我很想知道,中國給您留下的是怎樣的印象?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我和其他的保加利亞駐華大使相比有一個優勢,就是我曾經來過中國一次,所以我可以做一個比較。我第一次來的時候是25年以前,是中國改革開放剛剛開始實行的時候。而這次來正好是中國進入改革開放30週年的時候,所以我可以做一個比較。我上一次的任期是四年,在中國待了四年。當時中國剛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所以有很多工作要做。而這次來,我親眼目睹到了中國的蓬勃發展和取得的偉大成就。

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北京變化非常大,尤其是出現的新建築特別多。但是給我留下更深刻印象的就是人的變化。確實,中國不僅經濟實行開放,人們對國外的態度也變得特別特別熱情。以前,我們使館周圍都是小衚同,現在我發現周圍都是大建築,讓人感覺特別的舒服,和其他的歐洲和美國大城市相比沒有多少區別,比如説紐約等城市,感覺非常的自由。

中國網:因為大使先生曾經有到過中國的經歷,所以可以對比著看這些年中國在環境和人的觀念上發生的變化。我也看過資料,説大使先生在25年前去過西藏,您記憶當中的西藏是什麼樣子的?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當時西藏剛剛開始歡迎外國遊客去旅遊,對外國遊客開放。在西方,一般把西藏和佛教連在一起,所以大部分的遊客之所以去西藏,就是為了參觀布達拉宮或者寺廟,主要是為了了解佛教文化。因為他們覺得佛教文化很神秘,也很有趣。比如説香格里拉這個神秘的地方,還有香巴拉,有的遊客都不知道這兩者有沒有區別。我現在才知道香格里拉是在雲南省,當時我們都以為可能是在拉薩的西邊。所以當時遊客主要去西藏就是對西藏文化和佛教文化特別感興趣,想去進一步了解,基本上沒有考慮到西藏的社會變化。

其實我當時都感覺到中國政府為發展西藏而作出的偉大貢獻。我可以舉一個具體的例子。當時我們從拉薩坐巴士到尼泊爾的邊境,因為有下坡,路不好走。當時巴士不能走,我們只能下車找西幫我們扛行李走到尼泊爾的邊境。當時很容易就找到了年輕力壯的西藏導遊幫我們拿行李到尼泊爾的邊境。等我們到了尼泊爾的時候又需要找當地的導遊,我們找了很長時間沒有找到,只有一些小孩想幫我們拿行李,所以我們只能讓這些小孩帶我們。實際上他們都拿不動,因為行李很重,而且他們還要停下來吸煙等等。當時我的妻子和我説,這在中國肯定不可能發生,在中國不會讓小孩來勞動,西藏的導遊都是年輕力壯、身體非常好的年輕人。所以我當時感覺如果把西藏自治區和尼泊爾相比,西藏自治區的社會政策和尼泊爾就有很大的區別。這是我對西藏的印象。

中國網:這是25年前大使先生在西藏的一段經歷。我很想知道,大使先生是不是也在持續關注西藏?您現在是通過什麼樣的渠道去了解西藏的?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我當然也關注,其實我很想再去,就是25年以後再去一次。但問題是海拔非常高,我的身體不允許我再去。我一直在繼續觀察,尤其是去年奧運會期間,我認為西藏問題,尤其是人權的問題不應該和奧運精神交叉在一起。我認為西藏應該保護它的文化傳統,進一步發展它的經濟和社會事業。

其實西藏有很多能源,它的旅遊前途也很大,所以中國政府現在做大量的工作,比如説西部開發等政策,我認為是非常正確的。旅遊業也很有前途,我相信它的前途是非常好的,所以要盡最大的努力提高它的文明。中國在少數民族的經驗方面非常豐富,中國的好多少數民族都是融合在一起,感覺特別好。所以我相信西藏自治區也有非常良好的發展,因為佛教在中國各地都很受歡迎,比如説北京也有雍和宮,內蒙古也有一些寺廟等等。

中國網:剛才大使先生談到印象中的北京、西藏。接下來我想知道,大使在中國這一年多的任期中,您平時怎樣度過自己的節假日?在中國,您還喜歡哪些地方呢?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我很喜歡去旅遊。我現在有兩種方式,一個是坐飛機,我提前安排一下,比如説坐飛機到另一個城市參觀這樣的兩、三天旅遊。第二個方式是在北京選擇一些遊客比較少的地方,或者是我沒有去過的地方,比如説名勝古跡和寺廟,我會去逛一逛。北京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所以名勝古跡特別多,你可以每個週末選擇一個地方去看。

中國網:您在中國的任期當中,肯定會有很多的機會和中國的老百姓接觸。您對中國的老百姓有什麼樣的印象?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像我剛才所説的,給我留下的特別深刻的印象就是老百姓對外國人的熱情變得特別開放。其實我們以前一直覺得東方人都是比較內向的,但我來這裡以後發現中國人特別熱情,所以我很開心和他們進行交流。遺憾的是我不會説中文,所以不能直接和他們溝通,但是我經常會用我學會的一點點中文和他們説一説。

中國網:我們剛才也向大家介紹了保加利亞是新中國成立以後第二個與中國建交的國家。今年中保友誼走過了60年,我們想請大使先生為我們介紹一下兩國建交初期的情況,並且在兩國的外交史上有哪些里程碑意義的事件呢?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保加利亞是第二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第一個是前蘇聯,但是蘇聯已經解體了,所以可以説保加利亞是第一個。也有人説當時保加利亞是第一個,但是前蘇聯打電話説應該等一下,所以我們成了第二個。還有一個小笑話,有人説蒙古是第一個承認的,但是因為當時交通不方便,所以他們耽誤了時間,他們騎馬花了一個星期才送到消息。其實,誰是第一個沒有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和所有的東歐國家都有關係。當時,中國需要我們東歐和前蘇聯一些國家的支援,所以我們很快就和中國建交了。

我個人有一些想法可以和你們分享一下,是保加利亞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名稱的關係。1949年建立新中國的時候要選擇一個新名字,所以中國政府當時考慮10月1日建國要宣佈一個什麼樣的名字,那個時候有很多的選擇,有的是人民共和國,有的是民主共和國等等,有很多不同的名字,有的是社會共和國。在歐洲,比如説南斯拉伕是社會共和國,匈牙利、波蘭和保加利亞都是人民共和國,所以當時毛主席考慮選擇什麼樣的名稱。

當時的社會主義國家和共産主義國家都有辯論,就是這些國家的名稱哪個名稱最合適。當時保加利亞有一個領導人—季米特洛夫,他很有名,他提出所謂的理論就是人民民主理論。當時史達林不是特別贊成這個理論,但是大部分的東歐國家都接受了這個理論。因為這個理論提倡除了共産黨,還有很多友好的愛國主義力量。

在中國,當時也是共産黨受到很廣泛的支援。當時中國領導也比較贊成人民民主的理論,所以在宣佈建立新中國之前開會的時候也主張這個理論,強調人民的重要。我還是認為在新中國起名字的時候,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共産主義國家的理論對此有一定的影響,因為人民共和國理論在當時的社會主義共産運動的影響非常大。

中國網:從那個時候開始,中保就開始了友誼之路。我們今天回顧起來,您覺得中保兩國在外交上有哪些里程碑意義的事件呢?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最重要的是兩國建交的事情。我們作為第二個承認新中國的國家,這個事情本身是非常重要的。後面的十年,我們相互支援非常大,互相交流,尤其是人民之間的交流和幹部之間的交流非常大。在朝鮮半島戰爭期間,也有很多保加利亞的醫生通過中國援助那邊。即便有一段時間兩國關係不那麼平靜,但是友好的合作和交流還是保留下去了。

我現在還經常會看一些過去的檔案和照片。我看這些過去的照片時發現中國的很多領導,除了先生以外,大部分的領導都曾經去過我們的使館,有劉少奇、周恩來等等,他們當時都是部長級別的領導。我相信很少有使館能夠讓中國大部分的領導都去他們那兒,之所以能夠實現,就是因為兩國關係當時發展得特別好。

説到今天的兩國關係,已經提高到全面合作夥伴關係,我們對很多國際問題有相同的看法和立場。因為兩國過去的經驗是相同的,所以我們今天也能夠就很多問題找到共同語言。

中國網:剛才大使先生提到,兩國關係現在是全面合作夥伴關係,這是在06年兩國簽署的《聯合聲明》中提到的。大使先生如何評價《聯合聲明》的作用?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我認為保加利亞加入了歐盟以後,兩國關係的前途非常良好。在經濟領域,歐盟是中國的主要貿易夥伴,所以保加利亞可以作為中國的産品運到歐洲市場的大門或者是橋梁。這是在經濟領域。

在政治領域,像我剛才所説的,因為中國和保加利亞過去的經驗很相似,而且兩國之間有著非常良好的傳統關係,所以我們就很多問題都有相同的看法。對中國來説,在歐盟有一個更理解自己的夥伴也很好。

中國和歐盟關係當中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溝通,就是相互了解。中國不一定每次能夠理解歐盟的立場或者是看法;同樣,歐盟也不一定每次都能夠理解中國的立場和看法。但是保加利亞和中國過去是相同的,所以現在對很多問題都有相同的看法。

我們在歐盟內部討論關於中國的問題時,歐盟有一個統一的外交政策,保加利亞會採取對中國更寬鬆的看法,所以保加利亞是作為在歐盟當中支援中國的一方。

中國網:剛才我們提到很多次,今年是中保建交60週年,很多的網友非常關心今年會舉行哪些慶祝活動?請您為我們介紹一下。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這一年當中,從一月份到年底都有慶祝活動。今年2月份,中國前外交官協會舉辦了一個慶祝活動,邀請了十個國家的大使,就是首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十個國家的大使。當時還有很多中國以前的外交官也出席了這個活動,當然還有很多高層的互訪。保加利亞的副總理兼外長已經訪問了中國,我們希望到年底之前,中國的高層領導也能夠訪問保加利亞。10月份會有很多慶祝活動,不僅是慶祝建立新中國60週年的活動,而且也是慶祝兩國建交60週年的活動。

在文化領域,還會進行一些舞蹈團和音樂團的交流演出。不久之前,在中國舉辦了“保加利亞文化日”活動,10月份可能會有中國的音樂團去保加利亞演出。在科學論壇方面也會有一些交流。我認為這些科學研究論壇主要的目的就是總結過去的經驗,兩國交流歷史上的經驗,並確定前途的發展目標。我們可以相互學習,從對方的經驗中學習,我們觀察中國的蓬勃發展以後,我們也可以借用中方的經驗。

中國網:我們也希望這些活動的舉辦能夠讓中保友誼更上一層樓。剛才大使先生提出一點,就是中保的貿易。我在網上看到保加利亞有一個叫做“依連茨”的中國批發市場,不知道大使先生有沒有去過,在那裏能看到中國的哪些商品?請您為我們介紹一下。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依連茨”是在索非亞非常有名的地區。當時有幾個在“依連茨”的中國商人向索非亞市長提出希望在那裏舉辦一個像“唐人街”一樣的地方。當時最早的時候,保加利亞從中國進口新的輕工業産品,同時中國的商人也到保加利亞經商,大部分的輕工業産品都是通過“依連茨”。現在有一些華人在那裏已經生活了十幾年,他們的小孩在保加利亞上學,而且我聽説中國在保加利亞的學生特別出色,成績非常好。

其實兩國之間的經貿關係有非常大的潛力,所以應該進一步擴大,不能只依靠這種小貿易。中國的大公司和大集團已經到了保加利亞,比如説華為公司和中興公司,他們駐保加利亞企業代表不住在“依連茨”,他們住在索非亞很發達的地區,所以我們歡迎更多的中國企業到保加利亞去投資,因為這樣也是解決貿易額不平衡問題的一個方法。

有的時候,歐盟會提出和中國的貿易順差問題,很多專家認為這個沒有什麼不好的,因為中國産品的價格非常優廉,歐盟也正需要這些産品。但是我們應該想辦法實現貿易平衡,調整順差。中國和美國的貿易可以實現平衡,但是和歐盟,目前主要的方法就是吸引更多的中國投資者。所以我們希望能夠進一步吸引中國的企業家,有很多的科技領域中國是有優先的地位。

保加利亞的投資環境非常良好,我們在歐洲的稅非常低,中國企業家可以利用良好的投資環境,通過保加利亞來進入歐盟市場。可能中國到保加利亞的投資一開始規模比較小,是從“依連茨”開始,但是我們希望進一步擴大。

中國網:我們也注意到外貿在保加利亞經濟當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這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機給保加利亞帶來了多大的影響?採取了哪些應對措施?請大使先生為我們介紹一下。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很重要的一點是保加利亞的貨幣和外幣掛鉤的情況。那是97年以後開始實行的掛鉤政策,但是這個政策使保加利亞目前有一個非常穩定的財務政策,所以保加利亞的銀行系統比較穩定,幫助我們克服國際金融危機的挑戰。可以説,國際金融危機對大國的影響比較大,對於小國,尤其像保加利亞有著穩定的銀行體系和財務體系,所以影響不是特別大。

當然,我們像中國一樣,也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出口,所以我們的出口也受到了一定影響。但是我認為,我們應該像中國一樣擴大內需,因為通過擴大內需也可以提高人民的平均收入。在保加利亞,人民的每人平均收入在歐盟當中算是比較低的,我們應該進一步提高平均收入,我認為通過擴大內需來提高收入是非常好的方法。在中國,情況也是類似的,通過擴大內需來提高人民的平均收入水準。我認為保加利亞和中國現在都已經屬於發達國家,既然是發達國家的話,我們的人民平均收入也應該提高。這可以説是金融危機的一個好處,就像中文裏面的危機和機遇是相連的,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機會。

中國網:我們在網上看到這樣一條消息,説保加利亞政府前幾天宣佈,將簡化向外國旅遊團發放入境簽證的手續,並實行特定階段的特定簽證收費標準,以最大限度地吸引更多的遊客今年夏天到保加利亞的黑海度假區旅遊度假。請問大使先生,具體簡化到什麼程度?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這是防禦危機的一個措施,主要是針對遊客,因為他們去保加利亞需要辦理簽證。簽證本身需要提交50歐元辦簽證,但是根據歐盟的規定,我們不能解除簽證。簡單的説,保加利亞政府決定替遊客減輕簽證的財務問題。我可以做一個比喻,在中國比如有的旅遊目的地為了進一步支援遊客,可能會給他們提供一些便利。在保加利亞也是同樣的想法,是針對遊客的想法。因為我聽説中國有一些城市對外國遊客,或者是外來遊客提供一些免費票或優惠條件,可以説我們這個對遊客的政策也是相同的。這是一個經濟手段,我希望能夠達成目的,主要是針對消費。

中國網:我們在網上徵集了一些網友提問,有網友説:4月25日閉幕的索非亞能源峰會,通過了加強能源合作聲明。這次會議對建立能源共同體是否能夠起到作用?如果能夠建立,會對世界能源體系以及保加利亞帶來何種影響?普京總理未能出席這次會議,是因為“南溪線”和“納布科線”的分歧嗎?請大使先生為我們解讀一下。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保加利亞希望這次能夠變成生産天然氣、石油國家和購買天然氣能源國家之間的橋梁,像一個十字路口一樣。您知道歐洲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提供的天然氣和石油,歐洲應該實行能源安全,所以保加利亞總統提出在保加利亞舉辦能源論壇。

當然,關於能源管道的線路有不同的看法,也有一些分歧。我們認為,“納布科線”和“南溪線”都有提供石油的對話。所以我們當時舉辦這個論壇的主要目的就是讓大家看清能源安全是非常重要的,並促進生産石油、生産能源國和使用、購買能源國家之間的相互了解,促進他們之間的相互了解。

我們認為,這個目標通過這個會議實現了。至於説普京先生沒有能夠去參加,確實對“納布科線”目前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因為當時對“納布科線”的分歧也引起了關於“南溪線”的不同看法,所以可能影響了普京先生出席論壇。但是後來大概一個星期以後,保加利亞總理到莫斯科解決了這些問題。

當然,普京是具有能源最多的國家的總理。雖然保加利亞總理後來到莫斯科訪問,解決了保加利亞和之間的能源問題,但是普京當時沒有能夠參加我們的論壇,實際上也沒有能夠解決歐洲和的分歧。

中國網:2010年上海就將舉行世博會,保加利亞做了哪些準備?到時候有哪些精彩的活動?請大先生給我們提前介紹一下。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中國作為一個目前在世界上影響力非常大的國家,在世界上的經濟影響力非常大的國家,再次舉辦一個那麼重要的國際活動,我認為是非常好的。所有參加世博會的國家,想儘量介紹自己的産品,我認為也是理所當然的。毫無疑問,中國將順利的舉辦上海世博會,就像去年順利舉辦了奧運會。

當然,如果説奧運會主要是看東道主向世界介紹自己,那麼世博會是一個機會,是所有的國家都要儘量介紹自己産品的機會。有一點遺憾的是,世博會可能在世界面對金融危機的時候舉辦的,可能組織起來中方也會面對一些挑戰。比如好象美國目前還沒有收集、積累足夠的資金出席這次世博會。

面對一些經濟挑戰,當然美國最後會參加。同樣大的歐洲國家,也面對一些經濟困難,就像美國那樣,所以他們最後參加的時候不一定會像最初的構想那麼廣泛。但是保加利亞本身就是一個小國家,我們可能會和東歐的其他國家共同舉辦展覽廳。我希望我們會介紹保加利亞的經濟環境等。保加利亞出席世博會也會使得整個世博會因為有很多國家參加變得更豐富一些。

中國網:謝謝大使先生在今天的節目當中回答了那麼多網友關心的問題。在今天節目快要結束的時候,您有什麼話想通過中國網的平臺對廣大的中國網網友説?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今年是兩國建交60週年,我借此機會接受了這次採訪。我剛才説到兩國關係一直有著非常友好的發展,兩國在過去走的路有很多是相似的。最近30年,兩國都進行了改革,保加利亞也進行了市場經濟的改革,我認為中國和保加利亞的改革都是非常順利的。中國的發展超過了保加利亞,我認為可能是中國選擇的發展道路是更準確的,所以我祝中國訪談的觀眾和中國的老百姓繼續順利地向前進,我相信未來是非常好的。根據我自己過去的經驗,我認為中國選擇的發展方向是對的,我相信會有進一步的繁榮。

中國網:謝謝大使先生對中國發展的肯定和給予的高度評價,祝願大使先生在中國的工作和生活都能夠順順利利,也希望大使先生的中文能夠越説越好。

格奧爾基•佩伊奇諾夫:中文在世界上變得越來越重要。我的中文不一定會很流利,但是我們後來的大使肯定會比我説得更流利。

Leave a Reply